战斗机女飞行员梁潇:明澈的爱,献给祖国的蓝天

空军航空兵某旅飞翔员<\/strong><\/p>

梁潇<\/strong><\/p>

我是一名战斗机飞翔员,也是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。<\/p>

前几天儿子小冰糖生日,视频通话时,他牙牙学语地说着“妈妈,抱”,我的眼眶不由有些湿润。算起来,我已离家近半年。我很牵挂小冰糖,但我不懊悔,只因我对祖国蓝天的酷爱。<\/p>

<\/p>

小时候,我常常仰视天空,幻想云层上面有什么;长大些,看到飞机飞翔云端,成为飞翔员就成了我的愿望。<\/p>

2008年,当得知空军接收女飞翔员时,高中毕业的我刻不容缓地报了名,并在经过航理学习、教练机飞翔、歼击机练习等层层检测后,如愿成为了一名“飞豹”战机飞翔员!<\/p>

常常有人问我,成为一名战斗机飞翔员苦不苦?说不辛苦,是哄人的。但挑选了这条路,就不用把苦和累再说给他人听。从招飞成功的那天起,我就下定决心,在练习中不把自己当女生。跳伞、特技、夜航……一切的课目,我一直与男飞翔员同一规范来练,不断应战身体、心思和毅力极限。<\/p>

<\/p>

<\/p>

2019年,我怀孕了。在享用孕育新生命高兴的一起,我的心里难免还有些忧虑,“怀孕和哺乳这段时刻,飞翔的东西会不会就渐渐陌生了?”为了缓解自己的焦虑,我给自己拟定了详实的学习方案。不能驾驭战机练技能,那就学习英语、研究航理,让自己离飞翔更近些。<\/p>

学理论、背数据、画座舱图,难记易错的理论数据,就编成顺口溜、制造小卡片协助回忆。2019年11月,怀孕四个月的我参加了空军英语比赛查核,取得了三等奖。<\/p>

<\/p>

2020年5月,儿子呱呱坠地,两口之家变成了温馨的三口之家。哺乳期往后,蓝天的呼唤让我一刻也不肯再等。但是产后复飞的进程绵长而艰苦。想要将身体快速康复到孕前水平,是最大的难题。孕前没什么难度的动作,此刻却变得反常费劲。我也曾懊丧过,但从没想过要抛弃。那段时刻,我除了吃饭睡觉,简直每天都将悉数的精力投入到复飞练习中。一天下来,衣服上的汗渍常常是好几圈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2021年8月,我顺畅经过重重查核,取得了重回蓝天的资历。<\/p>

<\/p>

<\/p>

飞翔至今,已有十几载岁月。但每逢我操作战机吼叫升空、直上九霄,每逢战机穿云破雾、飞翔云端,每逢战机低空掠海、徜徉深蓝,每逢使命完毕俯视祖国的壮美河山……心里深处的那份热情,总会一次又一次的点着、喷薄!我爱祖国的蓝天!<\/p>

END<\/strong><\/p>

文字统筹<\/strong><\/p>

范成程<\/p>

图片作者<\/strong><\/p>

王峰强<\/p>

主办:<\/strong>空政宣扬文化中心<\/p>